仙峰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国际»
崔善姬:金正恩的“发言人”

崔善姬:金正恩的“发言人”

2019-11-01 08:12:19

(3月1日,崔相姬在越南河内。照片/视觉中国)

崔善基:金正恩的“代言人”

温/曹然日报记者/许方清

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919期

自2003年六方会谈第一次会议以来,戴着金项链的崔善基几乎参加了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所有重要谈判。

从北京和莫斯科的多边会谈,奥斯陆和斯德哥尔摩的“半官方和半民间”对话,朝鲜和美国领导人在新加坡和河内的会晤,到朝鲜和美国领导人在板门店的会晤,崔善基的立场越来越突出。

自2019年以来,崔善基赢得了四个新的冠军。今年3月,她首次当选为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成员。4月10日,她接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直接当选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4月11日,她成为朝鲜政府最高决策机构国务院的唯一女性成员。4月24日,她作为第一副外长首次陪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访问俄罗斯。

陪同金正恩访问俄罗斯的有四名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俄罗斯媒体拍摄的金正恩汽车照片显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崔善基坐在金正恩旁边,她的上级和外交部长李永浩坐在副驾驶位置。

此外,崔善基今年经常代表金正恩就重要外交问题发言。在许多外国媒体眼中,崔善基已经成为“金正恩的代言人”。

一名前韩国政府高级情报官员向媒体预测,“崔孙姬可能成为朝鲜首位女外交部长,但她的命运取决于与华盛顿下一轮会谈的成败。”

坚韧而灵活

8月31日,崔孙姬今年第五次发表公开声明,谴责美国国务卿庞贝对朝鲜频繁进行导弹试验的言论。和以前一样,朝鲜外交部第一副部长没有澄清庞贝指责的“不良行为”,但警告称特朗普政府的话将降低未来朝美会谈的可能性:“如果美国不想完全后悔,最好不要用反朝言论来考验朝鲜的耐心。”

“我们想知道(为什么)美国外交部门负责人会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崔善基用非常私人的话指着庞贝。四个月前,崔善基还嘲笑了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Bolton)的言论:“我们从未期望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发表理性的讲话,但既然他身居要职,他至少应该在掌握了第三次峰会前两国领导人对话的内容后表明立场。”

美国对崔善基激烈的外交辞令并不陌生。《纽约时报》评论道,崔孙姬是朝鲜外交官中“更年轻、更激进”的一代。然而,在前一代韩国和美国外交官眼中,崔善基是一个温和灵活的“了解美国”派。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只是她的个性化语言风格。

像活跃在与美国谈判舞台上的朝鲜外交部长李永浩、前驻美国特别代表金赫哲等外交官一样,崔孙姬出生在工党的一个高层家庭。一些媒体猜测她是金正日朝鲜内阁总理崔英麟的女儿。然而,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朝鲜问题专家迈克尔·马登(Michael Madden)和韩国政府官员的研究,崔英麟没有自己的女儿,所以崔孙姬被收养为他的养女。

崔善基因其非凡的背景接受了良好且相当国际化的教育。年轻时,她在朝鲜精英儿童学校学习,然后去许多国家留学。20世纪80年代,她加入了朝鲜外交部北美局和美国研究所。一名韩国外交官透露,崔孙姬英语和汉语流利,在谈判中“比许多其他朝鲜人更擅长解释美国对手”。

崔善基在外交部一路高升。当六方会谈于2003年开始时,她已经是外交部副部长和六方会谈朝鲜代表团团长金桂冠。

"她在谈判中有很强的忍耐力,在细节上非常细致。"一名参加会谈的韩国外交官向媒体回忆道。在六方会谈的历史照片中,作为当时一名年轻的朝鲜译员,崔孙姬总是穿着一套高贵的黑色西装。然而,她已经换了很多次发型,染了头发,熨了头发,还经常戴金项链,让自己的形象个性化、得体,令人印象深刻。

虽然崔善基不仅是翻译,还是金桂冠的重要助手,直接参与了谈判,但在外界记者眼中,崔善基非常低调。韩国《中央日报》记者芮荣军曾回忆起2007年在东京成田机场与崔孙姬打交道的经历。当时,被公开认定为“随行成员和翻译”的崔孙姬并没有全程参与朝鲜代表团和记者之间的对话,而是默默地“接待了金桂冠”

2007年,崔善基迎来了她早期外交生涯的“辉煌时刻”。在各方的努力下,金桂冠于当年6月代表朝鲜正式宣布关闭宁边核设施,停止所有核武器制造和试验。同年11月,应金桂冠的邀请,纽约爱乐乐团在平壤举行了一场音乐会。大同的音乐响彻大江两岸,向外界传递了朝鲜半岛和平进程的积极信号。

参加六方会谈的朝鲜代表立即被重新利用。2009年8月和2010年8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卡特先后访问朝鲜,金桂冠负责接待,崔孙姬担任翻译。2010年,金冠晋升为第一副外长,同年加入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当年10月崔善基被提升为外交部北美局副局长。

然而,朝鲜半岛的局势此时发生了逆转。

2008年6月,根据六方会谈的共识,朝鲜炸毁了宁边核设施的冷却塔。然而,同年上台的韩国李明博政府放弃了前总统金大中和卢武铉的“阳光政策”,朝韩交流完全中断。宁边冷却塔爆炸不到一年后,朝鲜恢复了核试验,六方会谈陷入僵局。

就在崔孙姬成为北美副主任的半年前,韩国海军护卫舰天安号被鱼雷击中。朝鲜政府随后宣布,将暂停与韩国的所有接触,并使该国处于准备状态。崔善基就任新职不到一个月,朝鲜和韩国在延坪岛爆发枪战,朝鲜半岛局势被认为处于全面战争的边缘。

2011年3月,面对危险被任命的崔善基首次以北美局副局长的身份参加了美国智库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在德国举办的研讨会。他与韩国和美国学者就朝鲜-美国关系和朝鲜无核化举行了会谈。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主席道格拉斯·帕尔(douglas paal)表示,美国代表团的一些成员后来告诉他,崔新姬在研讨会上采取了更加灵活的态度。当被问及当时最敏感的“天安号”和“延坪岛”事件时,她没有否认或承认朝鲜对相关事件的责任。同月,朝鲜外交部发言人正式声明,他愿意无条件重返六方会谈。

崔善基再次回到多边外交的舞台上,开始独立。在与金桂冠(Kim Kye Gwan)一同前往华盛顿和北京参加重启六方会谈的对话后,她于2011年9月20日以六方会谈朝鲜方副组长、外交部北美局副局长的身份在北京进行了工作接触,同时担任六方会谈韩国方副组长、韩国外交贸易部朝鲜核外交规划小组组长赵先东。据韩联社报道,崔善基从那以后一直负责朝鲜核问题的工作和会谈层面的接触。

自那以后,朝鲜半岛的局势发生了几次变化,但崔善姬一直保持着强硬但灵活的姿态。2016年6月,崔善基率团出席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东北亚合作对话。当记者问及“朝鲜是否对中国对朝鲜的不同政策感到失望”时,她微笑着回答:“一点也不失望。中国在做自己的事,我们也在做自己的事。”面对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制裁朝鲜的第2270号决议,她平静地说:“我们已经习惯了。”

次年10月,崔孙姬再次作为朝鲜代表出席东北亚合作会议。当时,在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不到半年后,韩国对朝政策做出了明显调整。崔善基在公开讲话中没有对韩国提出任何批评。甚至在提到海上演习时,她也用“美国大规模海上演习”取代了“韩美联合演习”。当韩国记者注意到她避免提及首尔政府,并特别询问她对政府中的文在寅的看法时,崔孙姬回避了这个问题。

崔善基灵活的姿态也与她的新使命有关。2016年11月,刚刚被提升为外交部北美局局长的崔善基前往瑞士日内瓦,会见美国国务院前核不扩散和军备控制问题特别顾问罗伯特·埃因霍温(Robert Eindhoven),并举行了“半官方、半民间”对话。

此后,崔善基不时出现在奥斯陆郊区的酒店和斯德哥尔摩郊区的农场。与她交谈的美国智库学者认为,这位新导演的外交智慧得到了朝鲜领导层的认可。"她很聪明,显然人脉很广,她升职似乎只是时间问题。"2018年2月底,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东北亚首席研究员拉尔夫·科萨(Ralph Kosar)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2018年3月,崔善基在其外交生涯中第三次欢迎朝美密切对话时,被提升为外交部副部长,后来成为朝美工作会谈的负责人。三个月后,在金正恩和特朗普第一次会面的前夕,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金英哲作为金正恩特使飞往华盛顿,与特朗普和庞贝直接沟通。朝鲜国务院部长金长孙前往河内,与白宫副总参谋长乔哈金讨论安全问题。崔善基负责第三个渠道,并在板门店与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金成直接对话,讨论将在第一次朝鲜-美国领导人会议上讨论的问题的细节。

据韩联社报道,2018年5月27日,崔善基和金成率团举行首次工作磋商,就如何“以朝鲜无核化换取美国体系安全”交换意见。28日至29日,双方分别与相关内部部门联系,调整谈判策略,在5月30日的第二次工作磋商中,就朝鲜无核化计划及相应的系统安全保障计划进行了集中协调。这些后来成为金正恩和特朗普在新加坡第一次会晤时签署的联合声明的主要内容。

崔善基既有处理北美事务的技术知识,也有在工作层面与美国官员打交道的实践经验。他不仅具有高调的外交技巧,还对美朝关系的期望发表了具体看法。”美国军控与防扩散中心研究员雷切尔·艾蒙德(Rachel Emond)总结了崔善基的能力。然而,自2019年以来,人们发现崔善基的地位不仅仅是“谈判者”。

“激进发言人的形象”

2019年7月27日,崔善基很少换黑色礼服,穿上灰色礼服。7月27日晚,韩国国家交响乐团纪念音乐会在新建的三七院剧院举行,金正恩观看了演出。

在朝中社和《劳动新闻》刊登的照片中,金正恩的妹妹、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余正和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崔善基与金正恩分别就座。韩联社表示,礼宾席位“高于更高一级的工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李朱勇和金英哲,这再次凸显了两位女政治家的突出地位”。

金正恩成为朝鲜领导人后,崔孙姬是朝鲜领导层中新女性的面孔之一。2016年5月,金余正进入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次年10月,曾是朝鲜明星歌手的劳动党中央宣传鼓动部副部长玄宋岳当选为党中央候补委员。2019年4月,宣宋岳和崔善基双双成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成员,而金余正一年前进入劳动党中央政治局。

英国广播公司的分析称,越来越多的朝鲜女性进入政治舞台,这意味着金正恩的统治风格更加宽松和开放。韩联社称,金正恩重用这些高级女官员也是为了塑造朝鲜“正常国家”的形象

然而,据迈克尔·马登(Michael Madden)称,金正日2011年去世后,崔善基曾担任金正恩外交事务的翻译。她工作能力赢得了金正恩的认可。《外交官》杂志在其评论中还指出,有消息称崔善基可以绕过李永浩,直接向金正恩汇报,然后晋升为第一副手。

今年2月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金正日会议”的一个细节也显示了金正恩对蔡孙姬的非凡信任。在场的美国官员后来向《纽约时报》透露,在激烈的会谈中,崔孙姬是最后一位在谈判桌上与美国团队沟通的朝鲜高级官员。在最后一刻,她向美国展示了金正恩的底线:平壤愿意拆除宁边的所有核设施。然而,特朗普拿出证据,要求朝鲜同时摧毁另一座未披露的核设施。朝鲜、美国以及外界都非常期待的会谈破裂了。

“我的印象是,国家主席同志可能已经失去了继续与美方达成协议的热情。”当晚,崔善基满脸严肃地告诉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3月1日凌晨,参加第二届“金大中”的朝鲜代表团在越南河内梅里亚酒店举行记者招待会。外交部长李永浩出席了记者招待会,并宣读了一份书面声明。崔善基随后回答了现场记者的提问。崔善基通过分享她的个人印象向世界宣布了金正恩的想法:“我们的领导人被美国的“算计”搞糊涂了,可能已经失去了与美国进一步谈判的意愿。”

当时,外界也将此归因于崔善基的个人表现。几小时后,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一份温和的报道,没有提及朝鲜和美国在河内的冲突,但强调金正恩和特朗普将继续会谈。据此,韩美主流媒体认为崔善基的观点并不代表金正恩。"这只是为下一次谈判争取主动权。"《纽约时报》评论道。然而,在一个多月后的施政报告中,金正恩本人重复了崔善基的声明。

"河内峰会让人怀疑朝鲜做出战略决策和重大决策是否正确。"4月12日,金正恩在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的施政报告中说。他还解释了崔善基所说的“算计”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参加了会谈,没有希望实现它。换句话说,他们不准备与朝鲜坐下来解决问题,也没有明确的方向和方法。”

"这是朝鲜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引用”下属的意见."英国报纸《泰晤士报》是这样说的。韩联社称崔善基已经成为“金正恩的代言人”

两个月后,崔善基的“发言人”身份再次得到确认。6月29日,特朗普在推特上首次透露,他将在第二天访问韩国期间前往板门店非军事区,并期待金正恩在朝韩边境与自己握手并“问好”。几小时后,崔善基代表金正恩回应说,该提案“非常有趣”,但表示尚未收到正式邀请。

晚上,崔孙姬与美国国务院负责朝鲜政策的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gan)举行了紧急磋商,会谈持续到深夜,并敲定了该进程的细节。第二天,她出现在第三次“黄金特别会议”现场,陪同金正恩从板门店走向军事分界线。

至于这位既是朝鲜最高领导人的“发言人”又是金正恩外交部长的特殊人物,韩国媒体分析称,崔新姬在与美国谈判中的地位似乎比她的前任金桂冠更为突出。

"金正恩用更年轻、更激进的官员取代了高级官员。"据《纽约时报》分析,崔善基的重用意味着此前温和的谈判路线已经被朝鲜放弃。正如金正恩今年4月12日公开表示的,“朝鲜并不罕见,也不愿意举行像河内朝鲜-美国峰会这样的峰会会谈。”

新加坡《联合早报》还指出,金正恩对崔孙姬的特别重视表明,他一方面对崔孙姬相当信任,但更重要的是,这表明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很难真正“软化”尽管朝鲜会在某些时候巧妙地软化措辞,但在其他时候仍会相当强硬。崔善基愿意为金正恩进行一些“进攻性”会谈。

一些分析师还认为,崔孙姬的“激进发言人形象”是朝鲜外交战略的一部分。前中央情报局朝鲜半岛高级官员罗伯特·卡林(Robert Carlin)指出,金正恩和崔孙姬的讲话实际上存在“分工”:金正恩的语气更加积极,而崔孙姬则扮演了激进的角色。

这种策略与金正恩的外交思想有关。在4月12日的施政报告中,金正恩为朝鲜未来参与朝鲜核问题谈判定下基调:不要急于与美国沟通,而是保持积极的态度,改变美国的思维。“根据(河内首脑会议)等计算,如果美国与朝鲜对话一百次或一千次,它将无法动摇朝鲜一小步。”金正恩强调,“我希望美国在今天的关键时刻做出明智的判断,并希望来之不易的朝鲜-美国竞赛的时针永远不会再动。”

"金正恩正在为旷日持久的谈判做准备。"《纽约时报》分析称。

然而,事实上,“改变美国的思维”一直是朝鲜领导人努力的方向。早在2017年10月,崔善基在出席核不扩散会议时就透露了朝鲜政府的态度:“如果美国放弃其敌对政策,做出‘与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共存’的正确选择,它将找到出路。”如果朝鲜继续以军事和核威胁以及经济制裁来实施其镇压政策,它将不会做出任何让步。"

9月12日,朝鲜总同盟在日本的官方报纸《朝鲜新闻》(North Korea News)发表了一篇社论,题为《朝鲜-美国工作谈判成功的主要前提》。社论明确指出,一旦领导人不能在今年内与美国会面,“朝鲜将不得不在2020年美国举行总统选举时寻求新的道路。特朗普政府不应错过板门店会议创造的来之不易的谈判机会。”

前中情局驻东北亚高级官员罗伯特·卡林(Robert Carlin)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希望在一年内朝鲜半岛无核化谈判取得进展,它可能需要做出进一步让步,比如在谈判于2月28日破裂前同意崔善基的最终计划:关闭宁边核设施,以换取美国解除部分制裁。

卡琳认为,取消整个宁边核设施并允许视察员进入该场所将是达成长期协议的关键一步。“宁边核设施并非过时或无足轻重。这仍然是朝鲜核工业的关键。”

9月9日,崔善基在最近的一次公开谈话中阐述了金正恩政府的立场,“如果美方在朝美工作层面的讨论中提出同样的旧模式,朝美交流将会结束。”

天津快乐十分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