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峰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综合»
故事:婚姻过保鲜期后,她迅速备好离婚协议,争夺家产和抚养权

故事:婚姻过保鲜期后,她迅速备好离婚协议,争夺家产和抚养权

2019-11-07 21:19:29

每天阅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Xpress 4896

秋天的下午,远处的树开始穿上黄色的外套,但是房子后面花园里的萝卜苗仍然是鲜绿色的。桂花的香味和温暖的阳光从书房敞开的落地窗里涌进来。在木制茶几上,金菊花漂浮在玻璃上。书架中间最显眼的位置是一个心形相框。

“偷了半天浮生”——蒋银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时而皱眉,时而满脸笑容,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

(1)

蒋茵和曾郎原本是初中同学,但是学生欺负者和学生渣滓、好女孩和“小混混”之间的差距已经在他们之间建立了一个看似不可逾越的鸿沟——三年的同学,从来没有超过十个字!因此,姜银一直觉得在上海与曾郎的相遇比电视剧更不真实!

"殷瑛,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初中同学曾郎?"这是我的好朋友菲菲从上海回到温州后问她的第一件事。

“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但是人们没有印象!“怎么了?”蒋银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嗯,你不认识他,初中就可以出名了!英俊,讲义气...但是后来我不知道怎么突然辍学了”菲菲叹了口气“不过,你说的巧合很不幸,我把我们在外滩拍的照片发到qq空间,消失了很多年他居然在下面留下了一条信息”菲菲突然有点激动“他还说他在上海,他的公司和你那条马路对面……”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蒋银默默地想道。

清明节假期后第一天中午,一个穿着“阳光美人”工作服的年轻人拿着包装精美的饭盒出现在公司门口,用办公室几十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问道:“我可以知道谁是姜茵小姐吗?这是我们经理要我给你的午餐!”

“我是,但我没点。你弄错了吗?”蒋银走出座位,他的想法还没有完全脱离计划。

小家伙看了蒋银一会儿,礼貌地递过来饭盒:“没什么问题,一旦经理明确解释了。”然后转身推门离开!

“你好……”蒋银拿着饭盒,还没来得及吃完,他已经乘电梯离开了!

看着美味的食物,蒋银有点奇怪!这时,微信好友发出了“放下”的声音。姜茵打开手机:饭结束了吗?曾郎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姜茵再也没有机会下楼去和同事一起吃面条或者网上叫外卖了!

曾郎突然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出现在蒋银的公司,他的同事们惊呼蒋银不够新鲜的脸涨得通红!

"这不是街对面阳光美人的前经理吗?""原来,他是蒋银每天饭后的黄金主人."“非常英俊”...

难怪菲菲说他曾经很喜欢修理——卷发,五官端正,身材不高但很瘦...再加上有点痞气气质!的确是典型的江南帅哥。

“你今天有空吗?我带你参观外滩!”曾郎微笑着问候身边的同事,并很自然地问蒋银。

“好”为了尽快逃离办公室的尴尬,蒋银收拾整齐,跟着曾郎出去了。

坐在曾朗电池车的后座上,江茵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外滩,吹着河风,看着霓虹灯闪烁在黄浦江上,感到有点不可思议——虽然我是初中同学,但我对他了解吗?

从那以后一切似乎都合乎逻辑——爱情、同居、谈论结婚理论结婚!

(2)

虽然他们已经为防御做好了准备,但是他们的父亲,一直理解他们,甚至更喜欢他们,勃然大怒,反对他们的婚姻。蒋银真的几乎要放弃了。

“他没有父亲,没有母亲,没有房子,没有汽车……”他的父亲大声拍着桌子喊道,“你说你长大后不想绕着小山村和锅碗瓢盆转,成为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因此,我们将尽一切可能帮助你完成大学学业,即使我们正在努力学习。这不是让你和他一起受苦。”

“爸爸,他现在很穷,但是他对我很好——我不用为我做饭和洗衣服!乡下有一栋房子,我们可以一起挣钱……”蒋银忍不住反驳。

“女儿,我们不是势利的,是……”一直脾气暴躁、唠叨不休的母亲此时软化了语气:“曾郎的父母早逝,从小就带大了妹妹,高中毕业后没有当服务员,而是成了餐厅经理...我们都知道他贫穷独立。然而,你现在一无所有,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你确定你能做到吗?”

“妈妈,我相信没问题。只要我们一起努力……”

“没问题吧?你去年和李中分手了,你会死的。现在据说曾郎没有问题。”父亲打断了蒋银的话,愤怒得有些口无遮拦。

“爸爸……”说到钟离,蒋银变了脸色,眼泪不停地在他眼里打转。

“我……”我父亲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事情,他的语气慢了一点。“除了贫穷和贫穷,你的文化差距是如此之大。殷茵,你真的认为将来不交流可以吗?你真的不后悔吗?”

“爸爸,文化?”蒋银苦笑了一下:“我和李中是天生的一对,我们的能力是一样的...然而,经过三年的谈判,我们没有得到同样的分数?”

父亲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曾郎推门说:“叔叔,阿姨。我知道,我没有钱,没有权力,没有父母,没有文化。但是我以我死去的父母的名义发誓,我将全心全意地献身于殷瑛,尽我所能给她她想要的生活……”

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母亲看着他们两个,无奈地摇摇头。“既然你下定决心,父母就不能阻止它。然而,曾郎,虽然我们都来自农村,但我们从来没有优先考虑男孩而不是女孩。我们只希望你能说出你的想法并珍惜她。你的余生都是你自己的,我们对此无能为力。你打算……”

看着父母饱经风霜的脸,殷茵感到酸酸的——毕业几年后,我一直在路上。我只想快乐,但不想我的父母变老。现在,他们不得不担心结婚了!我真诚地希望我将来能和曾朗好好相处,至少让我的父母感到放心!

(3)

婚姻只持续两年。日常生活必需品,生活的压力已经把感情置于危险之中。

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姜银早就觉得曾郎错了——借口加班和晚归,躲在客厅玩手机到深夜,抱着儿子的时间越来越少...

然而,当蒋银亲眼看到微信上丑陋的聊天记录时,他不禁握手。

买完蔬菜回来的曾郎似乎立刻明白了一些事情,当他看到姜银拿着手机在沙发上咬牙切齿地说:“殷瑛,听我解释!”

蒋银没有说话,但突然站起来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我换了鞋子,出去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师傅,鱼米之乡”。

曾朗紧跟着她上了公共汽车:“殷瑛……”

"叫我冷菊花。"殷茵到达商店后立即告诉前台。

“这个……”看着面前脸色不好的女人,前台不明所以,向蒋银身后的曾朗求助:“曾经理……”

曾郎走到拉江音跟前,带她走出餐厅。

一个穿着工作服、头发卷在耳朵后面的女孩刚刚走下楼梯。

“啪”的一声脆响,女孩白皙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印,惊愕地看着蒋音。然而,当看着她身后的曾郎时,她的头微微低垂。

"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来打我妹妹?"一个穿着厨师服的男人满脸怒气地冲出厨房。拍拍高,想拿给蒋银。

“无缘无故……”姜寅冷笑道:“一个17岁或18岁的女孩正在和一个30岁的已婚男人勾搭。你认为这是没有理由的吗?”说着,递给他电话。

曾郎试图抓住过去,但他失败了。

那个人拿起手机看了看。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抬头看着妹妹和曾朗:“你应该被打败。”说着,伸手拉着女孩向外走去,还恶狠狠地回头看着曾郎。

大厅里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观看。“现在这个小女孩真无耻。”“这位前经理也是。他有一个家庭、一个房间和一个可爱的儿子。他甚至引诱小女孩。”“这位前女士也够好的”...

蒋银这时也渐渐平静下来,看着曾郎,他迫不及待地想找个洞钻下去。她先出去,走进寒风中。

“妻子……”曾郎再次回到家,紧紧地拥抱着姜银:“我错了,永远不会再错了。”

“以后呢?我们有未来吗?在你结婚之前,你承诺过永远不会跟随你父亲的脚步,你会全心全意为你的家庭和孩子服务...你恨你的父亲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你的母亲,但现在你已经变成了你最讨厌的样子。”姜寅哽咽着说:“我可以原谅你没有受过教育,我也可以原谅你没有得到我这么多的报酬……”

“姜寅,你受够了”曾郎放开她。“每次吵架,你都谈论我的父母。你不知道这是对死者的不尊重吗?还有,每当有争吵,你会说什么文化和薪水...不管我对你有多好,你总是看起来像是在世界的顶端。我不如你,但我们是夫妻,不是上下级。既然你当初选择了我结婚,就算不是因为爱,现在也应该成为一家人了……”

“是的,我不应该总是高高在上。但是在过去的两年里,是我高高在上帮助你偿还债务...我不在乎你挣多少钱,但是当我流产的时候,你把我从医院带回来,把我留在家里,不管你和你的小女朋友自由自在。这就是你所说的对我好吗?”蒋银一边打包一边说道。

“殷瑛,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但是除了聊天,我和冷菊真的什么也没做。为了他的儿子,请不要离开这房子,好吗……”曾郎拉着蒋银的手恳求道。

这时,保姆带着儿子从外面回来了。曾郎借此机会把儿子交到了蒋银的手里。

“妈妈……”那个小家伙蹭着蒋银的胳膊,胖乎乎的小手抚着他母亲的脸。蒋银忍了好久眼泪像碎珠子一样滴落。

“妻子...,我再也不会了。”曾郎顺手把他的母亲和儿子抱在怀里,他的脸上充满了内疚。在姜银面前,冷菊的微信被删除了。

很长一段时间,曾郎准时回家。回来后,他匆忙做家务,抱着孩子。就连他也经常带儿子去学校接蒋茵上课。

天气越来越冷了,蒋银担心曾郎会在沙发上感冒。当我半夜起床去厕所时,我想我应该帮他做一床被子。走过时,曾朗的手机还开着,但人们已经睡着了。

“亲爱的,你妻子真的很凶。即使你在前面打我,你也不在乎。”“宝贝,别理她,我爱你。”......蒋银突然觉得这个冬天真的很冷,冰冷的意思是浸在骨髓里。她站了一会儿,轻轻地从曾朗手里拿出手机。

“(⊙o⊙哇...如此激动人心”;“曾经理和这冷菊花在家里真不要脸”;《狗男女》...曾郎一大早就打开手机,发现公司已经爆炸了。

“你……”曾郎看着靠在床上睡着的蒋茵,咬牙切齿,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你不就剪下一张聊天记录的照片,然后发给大家吗?这是不能容忍的,”蒋银冷冷睁开眼睛:“你敢这么做吗?既然我喜欢,我帮你不好吗?”

曾郎什么也没说,转身漫不经心地穿上外套,走出了房子。但是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回家了。

“姜寅……”曾郎双手抓住蓬乱的卷发,低着头坐在沙发上:“我们谈谈……”

“好,快点说点什么,我以后还有课”蒋音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语气冷漠而疏远。

“你现在满意了吗?我和冷菊都被公司开除了。我现在身无分文。在我们小镇,估计其他餐馆不会再用我了……”曾郎慢慢抬起头。

“哦...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蒋银冷笑道,然后把话题转了过来:“我们去办手续吧。自从上次以来,我已经准备好离婚协议了。我儿子属于我,你自己的债务会慢慢还清。这不会拖累孩子吧?”说到儿子,蒋银的心还是忍不住剧烈疼痛,转身准备向门口走去。

"离婚程序已经准备好了吗?"曾郎问:“姜寅,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吗?”

蒋银盾停下来:“爱情对我来说一直是一种奢侈品。也许一开始我不够爱你,但我爱这个家庭和我们的孩子。当我选择和你结婚时,我从未想过离婚。谁不想“同心同德,白头偕老”?但是你一次又一次挑战我的底线……”说完,蒋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3)

蒋茵一直认为她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但我没想到,在我的生活中,我做了另一件不正常的事——离婚和不离家。

离婚后,曾郎暗示他的儿子还年轻,他的父母暂时不应该接受他们离婚的事实,而且他暂时无处可去。所以我暂时不会告诉任何人他们离婚的事。蒋银虽然口头上反对,但默许了他的行为。此外,曾郎在保姆不上班后解雇了他,并主动照顾补习班的孩子和厨师。

曾郎像往常一样,轻轻地把洗澡后睡着的儿子放在床上。看着那些流口水、咧着嘴笑的小饺子,蒋银的心好软。

看着江茵被母爱的光环所包围,她的皮肤又白又嫩。分娩后,她增加了丰满度...曾郎的喉咙上下滑动。

“殷瑛……”他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了她。

蒋银,想挣扎。

“殷瑛”第二天早上醒来,曾朗仍然紧紧地抱着她,小心翼翼地问,“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让我好好照顾你和你的儿子,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和义务。”

好久没有有这么温暖的拥抱了,蒋茵的心里似乎有一点温暖。已经一年了,也许我们曾经的不快应该被放下。也许前面的路还会崎岖不平。也许,一旦这件事像根刺,它会不时刺痛她...但是,现在看来,这是可以做到的。

蒋银没有回答,在曾郎怀里处于舒适的位置。

转机出乎意料地到来了。

“曾郎,我好像怀孕了”姜茵看着验孕棒上两条鲜红的水平线,有点儿陷入了沉思——但她只赢了一次。

“真的吗?那太好了!”曾朗的语气掩饰不了他的激动。

“但是……”蒋银犹豫着要不要说话。

“你等我,我马上回来”曾郎打断了她的话。

几分钟内,曾郎穿着黄色工作服出现在他家门口(暑假期间,当学生回家,儿子去他奶奶家时,他开始拿出兼职食物)。尽管汗流浃背,他还是把蒋银搂在怀里:“这是上天给我们最好的礼物,殷瑛,因为我不明白,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在碰撞。好日子一团糟...殷瑛,今年,我真的想了很多,我发现我不能离开你,我爱你和我的儿子,我爱这个家庭。也许,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但我会。”曾郎再次拥抱了姜寅:“我知道,你可能不再相信我了,但是,请再试一次,好吗?”

蒋银被埋在曾郎的怀里,哼着嗓子说:“事实上,我今年看过你的表演。然而,据说我会完全忘记我真的做不到。我也知道婚姻出了问题不是你的错。我不应该总是对你发号施令,也不应该总是谈论你死去的父母……”我僵硬的手慢慢抬起来,把曾郎拉了回来:“让我们再试一次。”

曾郎兴奋地抱起姜茵,想转身。又突然想到她的肚子还没有形成小生命,于是在沙发上轻轻换了手蒋茵。

当一个婴儿的哭声响起,医生告诉她,“祝贺女儿的出生”,蒋银的脸上充满了虚弱的微笑。事实上,上天并没有轻视她——两个孩子。

十月,当她怀孕的时候,她和曾朗又结婚了。曾朗还说服她暂时放弃培训课程,把儿子送进幼儿园。然而,她坚持要上三年级毕业班——因为这些学生在某种程度上教会了她去爱和被爱。考虑到她的身体原因,学校也给她停课了。

曾朗在街上跑着送外卖的时候,她每天都大着肚子勇敢地和学生们战斗。

她还利用业余时间获得了一个一流的普通话证书,另一个语言教师证书,并有幸成为一名官方的国家编辑。

生儿育女,夫妻和睦,工作稳定...经历了困难和麻烦后,蒋银的生活似乎已经逐渐安定下来。

(4)

也许,许多婚姻不是从爱情开始的。然而,总是同一个人到处走。

起初,生活充满活力和甜蜜。有一些颠簸和短暂的分离。然而,一天下来,一切都很简单。

在沙发上,蒋茵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她依然英俊但不再泼皮的丈夫,和丈夫一样的儿子,和粉红色的女儿。她的脸上容光焕发——这五年似乎只不过是秋天下午的一场梦。幸运的是,她和曾郎再次握紧了手!

浪子回家后很开心!

也许在未来,还会有起有落,但只要每个人都有更多的理解和宽容。毕竟,雨过天晴。

(作品名称:普通人的爱情与婚姻:浪子回头),作者:Xpress 4896。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一定牛彩票网 500彩票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十二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